>

有利于贪吏追逃,中国和花旗国将建反腐合营网

- 编辑:一分时时彩计划 -

有利于贪吏追逃,中国和花旗国将建反腐合营网

图片 1

摘要: 以“共建面向未来的亚太反腐败合作关系”为主题的APEC反腐系列会受到中国高度重视,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和副书记赵洪祝亲自参与了会议总体方案的审定。《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指出,“中央对举办好此次会议高度重视,要求 ... ... 北京青年报记者从中央纪委官网获悉,以“共建面向未来的亚太反腐败合作关系”为主题的APEC反腐系列会受到中国高度重视,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和副书记赵洪祝亲自参与了会议总体方案的审定。《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指出,“中央对举办好此次会议高度重视,要求一定要利用好这一机制,办出亮点,提高我话语权,凝聚成果。”  中央纪委官网披露,王岐山、赵洪祝对召开亚太经合组织反腐败系列会议高度重视,亲自审定总体方案。中央纪委常委会还召开会议,明确将主办APEC反腐败工作组系列会议作为2014年反腐败国际合作的重要内容,要求加强对内对外统筹协调,推进以追逃追赃为重点的反腐败国际合作。  按照部署,本次APEC反腐败系列会议确定了加强国际追逃追赃合作、打击跨国商业贿赂和凝聚政治共识的会议重点。倡议并起草了《北京反腐败宣言》,列入“加强国际追逃追赃”等内容,推动各经济体承诺拒绝成为腐败分子和违法所得的避罪天堂。  中央纪委国际合作局有关负责人介绍,该宣言是第一个由中国主导起草的国际性反腐败宣言,充分体现了中国在加强反腐败追逃追赃合作方面的关切和立场,对于引领亚太地区反腐败合作朝追逃追赃等务实合作方向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此外,今年8月,反腐败执法合作网络(ACT-NET)首次会议在北京举行。根据规定,ACT-NET的主席国应由每年主办反腐败工作组会议的经济体轮流担任,并将设立一个办公室来处理日常行政事务。中国率先在2014至2015年间承担主持该办公室。  对此,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等受访专家表示,中方可以充分发挥这个平台的优势,尽快促成实质性反腐合作协定的签订。“以非正式的平台为依托,与APEC其他成员国签订正式的人员引渡协议、资产返还协定,以及其他相关的法律法规,这应该是ACT-NET可能给我们带来的最大便利。”  观察  从圣地亚哥到北京 APEC十年反腐路  本月11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APEC第22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闭幕时指出,“我们大力推动亚太反腐败合作,建立亚太经合组织反腐败执法合作网络,就追逃追赃、开展执法合作等达成重要共识。”次日,中美两国元首的会谈之中,“开展追逃追赃合作”被再度列入议程。  自2004年智利圣地亚哥APEC会议以来,“合作打击腐败”逐渐成为各经济体间的共识,已走过10个年头的APEC反腐之路如今到了哪个阶段?又有哪些力量在推动这张反腐合作网的搭建?  阶段一:呼吁建全方位反腐机制  “腐败是一种复杂的经济、政治和社会问题,对我们社会的方方面面都具有消极的影响。它威胁着民主和经济发展进程,也威胁着社会诚信价值的构建。”  2004年,在智利圣地亚哥召开的APEC会议上,一份由智利、韩国和美国共同提交的《圣地亚哥反腐败和确保透明度承诺》引发各个经济体的关注。  《承诺》援引世界银行提供的数据指出,“每年由腐败问题引发的直接经济损失高达一万亿美元,因此,一个全方位的应对机制亟待建立”。  在那次会议上,各经济体领导人一致认为,腐败问题已经危及到亚太地区的良好治理和经济增长,基于此,各经济体还签署了《APEC反腐和确保透明度行动计划》。  根据该行动计划,各经济体应建立客观、透明的标准,推进在引渡、相互间法律协助、贪腐款项追讨等方面的地区合作,运用诸如《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等倡议的运作机制,共同打击腐败。  阶段二:从ACT到ACTWG的形成  2005年,为了协调各成员国履行圣地亚哥承诺、行动计划,APEC成立了“反腐和提高透明度专家工作小组(ACT)”,致力于推动引渡、法律协助和执法司法方面的合作。  此后,ACT陆续制定了诸如企业行为规范、官员行为准则等文件,对私营企业和公共领域的反腐做出规定。  2009年11月通过的《新加坡反腐败宣言》和《APEC关于提高政府执行力和反腐力度的指导意见》明确,各经济体之间应“建立法律、执法和监管框架”,并在“全行业反腐文化建设”、“提高透明度和问责制”和“加强公私部门合作对话”等方面达成共识。  一年后,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在日本横滨会晤,声明中,各经济体再次提出“努力打击腐败和提高透明度”,具体措施包括利用集体行动打击非法贸易和消除跨国非法网络等。  由于反腐工作的重要性,2011年3月,亚太经合组织将ACT正式升级为反腐败工作组(ACTWG),APEC反腐工作由此进入一个新阶段。  今年2月,在浙江宁波举行的第18次反腐败工作组会议上,由智利提交的反腐指导手册便引起了一些讨论。这份旨在借用经济犯罪调查的智慧为反腐提供经验的手册,从查处腐败案件的调查团队选择、潜在对象的调查再到调查步骤的开展,均提供了一些参照经验。  阶段三:开展腐败调查起诉合作  2013年6月,由时任ACTWG东道主的印度尼西亚倡议,中国、美国等支持,各经济体一致同意在反腐败工作组框架下成立执法合作网络(ACT-NET),并决定在北京APEC会议期间正式成立。  根据提交到会议上的ACT-NET职权范围草案,该网络将协助ACTWG决议的履行,开展对腐败、贿赂、洗钱和非法贸易犯罪的调查、起诉和资产返还方面的务实合作。  今年8月,ACT-NET首次会议在北京举行。在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看来,反腐败执法合作网络的运行,为我国的国际反腐工作“提供了一个契机”。  “以往我们的反腐合作协议多是和发展中国家达成的,腐败官员外逃至发达国家后,给我们打击贪官外逃造成了一些制度上的障碍。在APEC的经济体之中,美国、加拿大等国是官员外逃的热门目的地,建立ACT-NET之后,下一步如果我们能同这些国家签订正式的人员引渡协议、资产返还协定,有助于阻断贪官外逃的出路。”  此外,庄德水认为,“实现信息共享”将是反腐败执法合作网络运行后的另一重要作用。  “国际反腐为什么会遭遇这么多的制度障碍?主要是因为不同国家之间的法律体系以及对腐败犯罪的界定存在差异,正是因为这种差异,使得很多国家在贪官引渡和资产返还方面存在分歧。”他向北青报记者指出,“如果能以执法合作网络为平台,实现信息共享,特别是在执法合作层面实现信息的对接,了解彼此对腐败案件的界定标准,有助于形成反腐的价值共识。”

摘要: 2011年央行披露的数据显示,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外逃贪官携款超过8000亿人民币,导致中国大量资金外流。反腐合作网由APEC各个经济体的反腐败和执法机构人员组成,在APEC反腐败工作组框架下设立,旨在加强以追逃追赃为重点的个案合作、经验分享和能力建设。 . ...  2011年央行披露的数据显示,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外逃贪官携款超过8000亿人民币,导致中国大量资金外流。这同时带来跨境追逃追赃这一反腐难题。刚刚闭幕的APEC第三次高官会及相关会上,APEC反腐败执法合作网络(ACT-NET,以下简称“反腐合作网”)召开了第一次会议。专家在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时表示,这一网络为中方的执法人员提供更多的便利。  消息  美APEC高官:今年对反腐关注超过往年  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美国高级官员王晓岷8月22日在北京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美中两国在刚刚结束的APEC第三次高官会及相关会上着重讨论了反腐败议题,并且都表达了在这一问题上建立合作网络的意愿。  王晓岷认为,反腐败一直是APEC的重要议题,然而,今年各方对这一议题的关注和力推的程度超过往年。王晓岷表示,“中方在反腐败这一议题上表现出了领导力。”  今年,中国担任APEC轮值主席国,中国监察部则担任反腐败工作组主席。8月6日至22日,APEC第三次高官会及相关会议在北京举行。其间,多场会议均与反腐相关,例如,反腐败工作组第19次会议、反腐败高层研讨会和反腐败执法合作网络第一次会议。  反腐合作网秘书处设在中国  建立反腐合作网构想于去年12月。  中央纪委网站今年8月15日披露称,中国监察部作为亚太经合组织反腐败工作组2014年的轮值东道主,与印尼、美国等经济体反腐败机构共同倡导,推动了执法合作网络的成立,并在北京承办了第一次会议。  反腐合作网由APEC各个经济体的反腐败和执法机构人员组成,在APEC反腐败工作组框架下设立,旨在加强以追逃追赃为重点的个案合作、经验分享和能力建设。  王晓岷表示,这一机构的秘书处设在中国,美国担任联合主席。  亚太国家探讨缉拿腐败人员操作程序  反腐败执法合作网络的建立,对于加强亚太地区打击贪官外逃和非法资金外流方面的国际合作具有重要意义。  王晓岷介绍称,第一次会议上,各方通报了反腐败执法合作网络各经济体联络人信息,探讨了缉拿腐败人员归案、追逃资产等国际合作的相关操作程序和案例,还商讨了未来在执法合作网络框架下开展国际追逃追赃技术培训和能力建设等方面的具体项目。123 / 3 页下一页

  亚太经合组织第26届部长级会议

  在中国的推动下,刚刚结束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26届部长级会议通过了《北京反腐败宣言》,成立APEC反腐执法合作网络,旨在推动亚太各国加大追逃追赃等合作,携手打击跨国(境)腐败行为。

  作为一个国际组织,APEC主要在地区经济上发挥作用,但对于影响地区经济发展的政治事件及其他因素也会涉及。《北京反腐败宣言》的通过成为了本次会议的最大亮点之一,也翻开了中国海外反腐的新篇章。

  当然,APEC成员国之间的反腐网络并非一份宣言就能构筑,尚需通过进一步的双边、多边磋商,达成一些具体且有普遍约束力的协议,让区域内反腐合作有章可循,提供持续化、长久化的制度保障。

  “APEC成员之间发表反腐宣言,至少表明各成员在这一问题上的一致态度,这是编织地区反腐网络的第一步”

  法治周末记者高原

  中国政府反腐的“海外禁区”,或将随着本次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26届部长级会议的召开,获得一一突破。

  11月8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在中方的推动下,今年APEC加大反腐败合作力度,通过了《北京反腐败宣言》(以下简称《宣言》),成立APEC反腐执法合作网络,在亚太加大追逃追赃等合作,携手打击跨国(境)腐败行为。

  11月9日,中纪委官网全文公布了《宣言》,并赞其“搭建了最大的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平台”。

  “《宣言》让很多贪官没有了逃避的天堂,这就是有效打击腐败。建立国际反腐合作机制的意义很重大,这也是本次APEC会议最重要的成果之一。”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重要的非传统议题

  作为一个国际组织,APEC主要在经济上发挥作用,但也有例外,例如“9?11”事件后,反恐就曾被写入APEC领导人宣言。

  “相对于一些传统议题来说,近年来APEC涉及的一些非传统安全议题也与老百姓紧紧相连,如反恐、气候变化、粮食安全、能源安全、传染病、防灾减灾、反腐败等。”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桅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很显然,与经济议题相比,此次部长级会议在反腐方面取得的共识同样引发关注。

  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专家均表示,腐败是一种全球性“病毒”,但长期以来,由于各国腐败程度不均,法律和司法制度迥异,各国的反腐难以有效应对贪官外逃,跨境追逃追赃成为很多国家共同面临的难题。

  一项大数据调查显示,对此次APEC会议各国网民最关心的问题就是反腐败问题,而其中最关注的三个国家,第一个就是中国,第三个是美国。

  “所以说腐败问题不仅是发展中国家的问题,发达经济体也面临着这个问题。”汪玉凯说。

  “但是相比较来说,发展中国家的腐败问题更加突出,因为面临着政治经济转型和经济制度不健全等背景。”汪玉凯介绍。

  不可否认的是,腐败已经成为阻碍经济发展的顽疾。

  11月6日,APEC秘书处执行主任艾伦?博拉尔德(AlanBollard)在《宣言》吹风会上指出:“现代经济的高效产出对于反腐提出了要求,这是APEC各成员国的共识。”

  事实上,APEC从十几年前已经对反腐问题有所涉及。从2005年成立APEC反腐败工作组至今,APEC反腐败国际合作走过了近十年的历程。

  今年,中国担任APEC轮值主席国,在中国的主导下,更有了实质性进展。8月13日至15日,APEC反腐败系列会议在北京召开,通过了亚太经合组织反腐败执法合作网络(ACT-NET)职权范围等文件。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萨基(Psaki)说:“反腐执法合作网络最初由美国和亚太经合组织提出,并得到了当时的东道国印尼、中国和其他亚太经合组织经济体的支持。”

  有了前期奠定的一系列基础,此次APEC会议对于区域性反腐网络的构建以及宣言的发布水到渠成。

  艾伦?博拉尔德此前曾向媒体透露说,《北京反腐宣言》的提议最早来自于中国领导层,同时美国方面也参与到了提议中。

  11月5日至6日举行的2014年APEC最后一次高官会,批准了APEC经济体成员在反腐败领域的合作。11月7日至8日举行的2014年APEC部长级会议,通过了《宣言》。

  《宣言》在当日部长会议上的通过成为最大亮点,也翻开了中国海外反腐的新篇章。

页码:1/2首页上页1;)2下页末页

本文由政治事件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有利于贪吏追逃,中国和花旗国将建反腐合营网